制棒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制棒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致敬酷暑中最可爱的人-【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8 05:03:54 阅读: 来源:制棒机厂家

编者按

又到一年三伏时!

随着一波高温天的袭来,南昌这个“火炉城市”变得名副其实。当我们畏惧户外的艳阳,躲在空调房里惬意地享受清凉的时候,还有很多劳动者不得不忍受着高温酷暑,为这座城市的正常运转默默付出。

他们中,有在铁水和高温转炉前炙烤的炼钢工人,有挥汗如雨在工地上坚守的建筑工人,有连续48小时奋战在抢修一线的电力工人,有在能烤化鞋底的滚烫马路上执勤的交通辅警……

从今天起,本报推出“关注高温”系列报道,今天为第一期《高温下的坚守》。本报记者分头出击,奔赴那些最苦、最热的劳动岗位,记录高温天里劳动者们的坚忍和汗水。

工作人员指挥抵达的飞机进入既定位置。本报记者 徐 铮摄

机场机务员:身上的衣服没干过

中国江西网讯(记者赵影实习生余园园)7月14日下午2点,到达南昌昌北国际机场的CA1511次航班旅客通过廊桥缓缓走入有舒适空调的候机大楼。此时,身着荧光背心的机场机务工程部高司哲和同事老梁正绕着飞机紧张有序地进行一系列安全检查。

“从飞机落地到飞机起飞,我们要对照工卡的检查项,针对各项参数,逐项对飞机各部位进行体检,体检合格的飞机才能签字放行。”高司哲边说边和老梁相互配合着,在没有丝毫绿意的空旷机坪上,毫无遮挡地工作着。

当日,气温达到36℃,温度计显示地面温度超50℃,空调冷却器出口60多℃,飞机发动机尾风口达200℃以上。而这些部位,恰恰是需要机务人员“贴近”检查的关键项目。

在太阳直射下,飞机周身已经热浪滚滚,记者站在飞机发动机旁吸一口气都感觉要窒息。“热炸了,身上的衣服没有干过。”从早上8时45分上班到现在,身处多个热源中的高司哲已经在烈日下站了近6个小时。出了一身又一身的汗,来不及换衣服,汗里的盐分沁入衣服里。记者注意到他身上的藏青色衣服肩背处已经磨白。

“现在是暑运的高峰期,也是一年中最热的时候。为了保障飞机安全飞行,经常要工作到第二天凌晨。”高司哲笑着说,即使汗流浃背,在飞机的强大气浪前,也能被“瞬间风干”。

“干活不会想着热不热。毕竟精力有限,需要全神贯注。”高司哲表示,虽然自己主要是和机器打交道的幕后人员,但能在有限的时间里,保障旅客顺利出行,“在机坪这个烘烤架上工作也值了”。

“钢铁侠”被炉火映红了脸。 张宝文摄

钢铁工人:60℃高温里挥汗如雨

中国江西网讯(记者余红举实习生孙地祥)钢铁是怎样炼成的?来到方大特钢冶炼车间,似乎找到了答案:“工人用汗水炼成的!”

7月14日10时26分,在冶炼车间门口,因为不懂“行情”,穿着凉鞋的实习生被冶炼车间工作人员挡在门外,被告知:“避免烫伤!”的确如此,记者行走在冶炼转炉旁的“天梯”上,扶手“炙手可热”。

冶炼车间现场,工程师刘佳浩告诉记者,从理论上来讲,夏天是炼钢的最佳时机,热度容易保存,不易挥发。可苦了工人,每天挥汗如雨地坚持工作,身上的衣服湿了又干,干了又湿。

在冶炼现场,铁水注入转炉内炼钢那刻,上千摄氏度高温炼化的铁水亮得刺眼,热浪也是一阵又一阵扑来,待了七八分钟,记者衣服完全湿透。炉边忙碌的工人更是汗流浃背,一旁大功率的鼓风机送来的不是凉意,而是周围热腾腾的空气。刘佳浩说:“1600℃的转炉大约30分钟出一次钢水,当新一轮的铁水注入炉内进行冶炼时,周边温度高达60℃以上。”

冶炼车间副主任吴刚却从7时开始,一直坚守在炉旁指挥,在现场协调生产、控制节奏。即使在如此高温下,依然穿戴严实,头戴红色安全帽,身穿深蓝色的长裤长袖劳保服,扎紧袖口,系紧领口,搭在脖子上的旧毛巾已被汗水湿透,时不时还要对转炉炉况进行观察,利用生产间隙时间,面对冒着火焰的炉子,手投修补料,对炉况进行修补。吴刚说:“手抛的是耐火材料,要对转炉进行定点修复,避免转炉薄弱部位温度过高。手抛料要眼疾手快,只要多停留两三秒,口罩与手套就要烧着。”他拿出特制的手套给记者看了看:“外表有焦煳的痕迹。”

利用间隙,回到装有空调的操作室采访时,吴刚衣服上慢慢泛出淡淡的盐渍。他拿着该公司为员工定制的“员工饮用盐汽水”,咕咚喝了一半:“1小时要补充一瓶,不然吃不消!”而当天记者采访的班组有16人,人人对此都笑称:“已经习惯了。”

采访结束,走出方大特钢冶炼车间,记者瞬间感觉到室外的“凉爽”。此时,停放在室外的车辆显示温度37℃!

潘光林正在施工。 本报记者 徐黎明摄

建筑工人:一天喝了5公斤水

中国江西网讯(记者徐黎明实习生程维力)骄阳烈日,热浪袭人。从7月12日开始,南昌城首次迎来高温日后,高温天一个接一个,热浪一波高过一波,宛若一个火炉。酷暑中,有这样一群人挥汗如雨,坚守在自己的工作岗位上,让人肃然起敬。

7月15日,下午2点。在红谷滩新区莱蒙都会商业中心的工地上,切割机的轰鸣、钢架的敲打声在酷暑的阳光下显得异常响亮。50岁的潘光林是工地上的一名外架工,主要拼装和拆卸建筑外墙的铁架。潘光林的皮肤早已晒成古铜色,在4层楼高的建筑外架上,他小心翼翼地在架子上移动步子,用扳手熟练地解除铁架之间的环扣,此时,汗水已经浸湿了他整个后背。每拆下一块铁架,他会擦一擦脸上的汗水。午时的工地上,到处都晒得滚烫,累了连个坐的地方都没有。潘师傅只得不停补充水分,由于出汗多,他一天要喝5公斤的水。

潘师傅是安徽六安人,来南昌5年了。在这个工地上,他每天要工作8个小时,由于是在户外作业,为避开高温时段,每天6时30分开工干到10时30分,下午从2时再干到6时。今年,妻子和一对儿女也来南昌打拼,一家人在附近租了房,工作虽然辛苦,但是下班后一家人其乐融融在一起,日子也算美满,潘师傅对此感到很满足。

烈日下,工地上升腾起阵阵热浪。此时的气温已经突破了36℃,地表温度达到55℃。潘师傅说,针对入伏以来的高温天气,工地会定期发放避暑药物,提供饮水,而且很人性化地让工人们自行调整作息时间,避开高温时段。

厦门不锈钢

长寿花种子

涂料erp

液压电动卷板机

割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