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棒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制棒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洛阳专家严辉盘点安阳曹操墓与洛阳曹休墓的异同之处_[#第一枪]

发布时间:2021-06-07 17:59:55 阅读: 来源:制棒机厂家

据洛阳日报消息,安阳曹操墓与洛阳曹休墓这一南一北两座曹魏大墓近日掀起巨大波澜,更令考古工作者激动不已。日前,曹休墓发掘领队、市文物二队研究室主任严辉再次探访安阳曹操墓,并对两座大墓进行详细比较,辨明两座墓葬之间的“同”与“不同”。记者昨日采访了严辉,听取了他对两座墓葬的“盘点”。

曹操曹休身份有差异,墓葬形制是标志

记者:认识两座墓葬,首先当从其墓葬形制开始。在这点上,两墓葬有哪些相同的地方?

严辉(以下简称“严”):两座墓葬均未发现封土,墓道都是朝东。但稍有不同的是,根据发掘情况,安阳曹操墓地层分5层,墓葬方向实测109.280;曹休墓地层堆积分为2层,墓葬方向实测980。

记者:通过发掘,我们是不是能知道两座墓葬是如何建造的?

严:是的。曹操墓和曹休墓采用的都是方坑明券的建造方式。什么叫方坑明券呢?其实就是先开挖土坑,然后在土坑之内构筑砖券墓室,最后夯土回填。这是东汉到曹魏时期大型墓葬的惯常做法。

记者:除了这些,从墓葬形制上看,两座墓葬还存在哪些不同呢?

严:两座墓葬形制的不同点有很多。比如,曹操墓墓葬土圹平面呈“甲”字形,这种“甲”字形是东汉以来帝陵级别墓葬的一个标志,而曹休墓没有采用,说明墓主人的身份等级是有区别的。

记者:这些土圹内设置台阶是曹魏墓葬独有的特征吗?

严:不是的,方坑明券墓的土圹内设置台阶,是东汉大型墓葬常采用的方式,这种建筑方式一直影响到西晋时期。曹休墓墓道、墓室土圹内收7级生土台阶,同时在附近发现的另外两座形制略小的墓葬,其内收了5级台阶。我们在偃师西晋帝陵陪葬墓群内发掘的西晋大墓,墓道土圹内收有5级的,也有7级的。5级的是土洞墓,形制略小;7级的是砖券墓,形制较大。这些似乎都表明了台阶的数量和墓葬等级存在着密切的关系。但是东汉和西晋帝陵是否采用9级台阶目前我们还不知道。

记者:这些不同能说明什么呢?

严:曹操和曹休身份等级不同,这些就是很好的例证。不过,曹操墓形制较大,等级较高,但是墓道土圹却使用7级台阶,和形制较小、等级较低的曹休墓一致。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呢?这值得我们进一步研究。

当然,例证还远不只这些,墓室结构的差异更大。

记者:能详细介绍一下吗?

严:通过图片我们能很清楚地看到,曹操墓是由墓道、甬道、前室、北侧室、南侧室、后室、北侧室、南侧室等组成。6个室中的前室、后室为平面方形,为四角攒尖顶。4个侧室为平面长方形,3个拱券顶,1个四角攒尖顶。

而曹休墓呢 ,则由墓道、甬道、前室、耳室、北侧室、南双侧室、后室等组成。6个室(含1个耳室)中,各室平面多为长方形,前室横列式。全部为拱券顶,扇形砖单层横列券。甬道、各墓室之间的过洞则为楔形砖双层纵列券。

出土器物如何印证墓主人身份?

记者:除了外在的形制,人们最关心的莫过于两座墓葬出土的器物了。在这方面,两座墓葬是否有相同之处呢 ?

严:两座墓葬尽管都被盗严重,但仍然出土了大量精美器物。它们对于墓主人身份的确定起到了重要作用。

曹操墓出土器物400余件,主要有陶瓷器、石器、铜器、铁器、玉器等。出土的器物都是东汉墓葬习见的器物,时代特点很强。镌刻画像的石器、铜质模型车马器、铁镜也是东汉时期流行的。根据出土器物,墓葬的年代应当在东汉晚期。

此外,曹操墓最具特色的器物是石质礼器和石刻铭牌,曹休墓中没有此类器物出土。其中圭璧组合说明墓主人的身份是帝王或诸侯王。石刻铭牌类似“遣册”或 “器物帐”,其中一种为抹角长方形,镌刻器物的名称、数量;另一种为尖首圭形,镌刻“魏武王常所用”款题。此类器物的使用者身份地位是很高的。

曹休墓出土器物80余件,主要有陶器、铜器、铁器、金银饰等。后室北侧出土铜印1枚,边长2.0厘米,篆书白文“曹休”二字。 “曹休”铜印出土确定了墓主人身份和墓葬的绝对年代,其随葬器物也因此具有了典型意义。曹休墓出土器物的最大特点是,东汉时期的器物组合(陶质礼器、模型明器)完全消失,代之以魏晋时期新的组合和新的器形;陶器形制以仿南方瓷器为主,显示了在这个时间节点上社会风俗一个巨大的改变。类似器物在曹操墓也有发现,说明新变化在东汉晚期已经开始发生。

记者:你终于提到“魏武王常所用”石刻铭牌了,我们都知道,这也正是人们对曹操墓争论的最大焦点。您如何看待这个问题?

严:说实话,此类铭牌过去发现极少,我们的认识也有很多不足。从目前了解的情况看,我认为确实存在两种可能性:一、物品是墓主所有,“魏武王”就是墓主人,二、臣下接受馈赠后实施随葬,墓主人非“魏武王”本人。史料记载,东汉、魏晋君主经常以“常所用”之名赐赠臣下私人物品,包括衣物、冠帽和兵器。但是,这种君主的私人物品毕竟和君主所赐赠的东园秘器、葬具、印玺、玉柙、赙赗、车马仪仗等等丧葬物品有着本质的不同,臣下能否以此种赐赠随葬,文献无记载,考古亦无实践。

铭牌针对“魏武王”,一块是孤证,两块是孤证。但是,众多石刻铭牌结合在一起,我想,应该还是具有较强的指向意义的。

详解两墓葬,有助于探寻曹魏帝陵

记者:从曹休墓发掘到现在,您一直致力于曹操墓和曹休墓对比工作,对比这两座墓葬,对洛阳考古界有哪些意义呢?

严:呵呵,如果用一句话概括,那就是曹操墓和曹休墓的发掘提供了绝佳的一个历史机遇,对曹魏时期扑朔迷离的帝陵的揭示,时至今日出现了前所未有的曙光。洛阳有丰富的三国文化遗存,曹魏的都城在洛阳,曹魏的陵墓在洛阳。南面有关羽,北面有曹休。但是过去我们连对曹魏墓葬都不了解,更不要说对曹魏帝陵。两墓的发掘为我们提供了一条重大的线索和信息,一些问题很可能迎刃而解。

记者:有一个大家都特别关注的问题,您刚才也提到,曹休墓周围还发现有很多大的墓葬,如此多高规格的墓葬在一起,是不是在为皇帝守陵?守的又是谁?

严:这也是目前我们考古界最关心的问题。简单说吧,通过两座墓葬的对比,我们对曹魏时期的墓葬有了更加清晰的认识,而在此基础上,曹休墓的发现也为我们指明了探索曹魏帝陵的工作方向。

曹魏立国46年,历5帝。曹魏5帝中,齐王曹芳在帝位而遭废黜,归藩于齐;元帝曹奂禅位于晋,终馆于邺;文帝曹丕、明帝曹叡、废帝曹髦葬于洛阳。但是,长期以来我们根本不知洛阳曹魏帝陵的位置到底在哪里?

根据历史文献记载,我们的视线始终停留在首阳山之东。但首阳山自古至今没有任何关于曹魏陵墓的线索,倒是20世纪90年代在这里发现了西晋帝陵。过去民间有一个传说,文帝首阳陵在偃师市邙岭乡赵坡村。这里是首阳山西端的北坡,地理位置和文献记载不符,所以没有引起充分的重视。

曹休墓的发现促使我们重新思考,曹休墓及其附近的11座大墓绝非孤立存在,附近地域可能存在更大的墓葬。根据文献记载,司马懿、司马师的墓也在附近区域。司马懿、司马师曾是曹魏重臣,他们和曹休一样是在陪陵,陪曹魏的陵。虽然之后不久,他们的墓被“追封”为帝陵。洛阳的曹魏陵在哪儿?这是一个值得我们探讨的问题。

船用抽泥沙泵

气雾杀虫剂价格

宝石绝缘片价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