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棒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制棒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这五个贪玩的明朝皇帝为什么能打赢了全部战争

发布时间:2021-01-11 16:55:27 阅读: 来源:制棒机厂家

这五个贪玩的明朝皇帝为什么能打赢了全部战争?

有人说明朝是个无明君无名士无名将的“三无朝代”,这当然是从身体中后偏下部位出来的气体,在某些人眼里,徐达常遇春都罪孽深重,因为他们驱除胡虏恢复中华剥夺了很多人特权;戚继光李如松都该被请出教科书(或者根本就没进去),如果把戚继光李如松说得太好,会引起“友人莫名惊诧”——他们破坏共荣,良心坏啦坏啦滴,某桑才是大大滴良民!

至于明朝有没有名士,犬桑猪桑可以回祖籍去问问“一生伏首拜阳明”是什么意思,如果连王阳明都不算名臣名士名将,各种桑或者丧的名祖宗,怎么会对无名的王阳明俯首膜拜?

咱们今天的话题不是某桑的说法是否准确,而是要请读者诸君讨论一个有趣的话题:在中国历史上,有三位比较有名的皇帝都玩丢了江山,可是明朝的皇帝们绝大多数都比他们会玩好玩,为什么还能江山稳固,对外战争也是打一场赢一场?

在很多人眼里,隋炀帝是爱好旅游,玩丢了江山。但事实上是他打那个该打的贱人,屡攻不克之后劳民伤财以至于后院起火。隋朝的灭亡,还真跟隋炀帝是否喜欢旅游没有直接关系,如果辽东之那伙玉米辣白菜早被灭掉,隋炀帝也不至于身死国灭。

但是为了证明李唐代杨隋是顺天应人,杨广四处巡游是错误的,开凿大运河也是罪恶的,这种事情只有康熙乾隆做了,才值得称道并编成戏曲小说传唱不衰。于是“杨广玩丢江山”,似乎已经成了一个定论。

杨广江山有几成是玩丢的,这个暂且不去考虑,因为他有“后来者”更值得注意——著名唐明皇玄宗李隆基。

李隆基的江山确实是自己玩丢的,一骑红尘妃子笑,那个妃子原先是谁的儿媳妇?因为这一风气已经代代相传,在李隆基的若干辈弟子中惯见不惊了,和珅纪晓岚不能免俗,会唱歌的将军尽人皆知。

李隆基醉心于表演艺术,带领一群专业演员玩得昏天黑地,结果是“渔阳鞞鼓动地来,惊破《霓裳羽衣曲》。”李隆基杨玉环影帝梦碎,三千万大唐子民陷没于战火,大唐王朝一蹶不振,李隆基也因此丢了江山和皇冠——带着韭菜色的太上皇头冠郁郁而终。

第三个玩丢江山的,当然是宋徽宗赵佶了:此人玩儿园林建筑,玩奇花异石,玩书法绘画,偏偏就是不肯用一点心思在江山社稷上,如果说他对黎民百姓感一点兴趣,那也是“某某家的太湖石不错,拆了他家,把石头给我弄来!”

宋徽宗不丢江山,天理不容;赵宋皇室遭遇靖康之耻,纯属报应——至于某桑们一心抹黑明朝向往宋朝尊崇清朝,可能是因为宋清两朝虽远必陪,颇受某桑的主人喜欢吧:一个专门送(宋),一个送得彻底(清)。

最后该来说说皇帝基本都比较贪玩好玩的明朝了。

明朝的皇帝中,就一头一尾两个皇帝堪称劳模:明太祖朱元璋干掉了中国最后一任宰相胡惟庸,整天累得脚打后脑勺——他后来变得暴虐嗜杀,可能也跟劳累过度有关。至于明朝最后一位皇帝崇祯朱由检,则是把自己忙死了,也把大明王朝忙死了——如果江山还在木匠皇帝朱由校手里,大明还真未必那么早就破产清盘。

什么事都别自己去干,我们发现历史上的盛世治世,皇帝基本都不咋干实际工作:文景之治上至皇帝下至大臣,能不干的事情绝对不干,汉景帝刘启干了一件事(跟晁错合谋削藩),结果刘家兄弟叔侄打成了一窝猪;贞观之治是唐太宗不怎么干事儿,事情全由李靖李绩房玄龄杜如晦魏征马周他们去干——唐太宗也不是不想干,但是他一动弹,就会招来一片批评之声(如魏征),最后干脆放手让大臣去做,自己掌控大局轻松自在。

言归正传,咱们还是来说明朝这五个“贪玩”的皇帝:明宣宗宣德皇帝朱瞻基、明武宗正德皇帝朱厚照、明世宗嘉靖皇帝朱厚熜、明神宗万历皇帝朱翊钧、明熹宗天启皇帝朱由校。

读者诸君都知道开创了大明仁宣之治的好皇帝朱瞻基是累死在工作岗位上的,他的大好基业差点被不孝之子朱祁镇在土木堡一股脑断送。但是可能大家不知道的是,朱瞻基时代的香炉很有名,蛐蛐笼子也很有名,咱们上学时候学过一篇《促织》,那里面劳民伤财的根源就是“蛐蛐皇帝”朱瞻基。

朱瞻基不但蛐蛐玩得好,打仗也比他那个窝囊又狠毒的儿子强一百倍。据《明史·本纪第九·宣宗》记载,宣德三年八九月间,朱瞻基只带了三千骑兵就打败了兀良哈:“帝自将巡边。九月辛亥,次右门驿。兀良哈寇会州,帝帅精卒三千人往击之。己卯,出喜峰口,击寇于宽河。帝亲射其前锋,殪三人,两翼军并发,大破之。寇望见黄龙旂,下马罗拜请降,皆生缚之,斩渠酋。甲子,班师。癸酉,至自喜峰口。”

朱瞻基只是玩蛐蛐,所以跟明武宗朱厚照比起来,简直可以算是一个乖孩子,而朱厚照则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熊孩子。

熊孩子朱厚照基本不管什么朝政,一切放手让大臣们去干,但有一件事,他这个“威武大将军总兵官”时一定要当然不让的,那就是打鞑靼人:“正德十二年。秋八月甲辰,微服如昌平。己酉,至居庸关,巡关御史张钦闭关拒命,乃还。丙寅,夜微服出德胜门,如居庸关。辛未,出关,幸宣府,命谷大用守关,毋出京朝官。九月辛卯,河决城武。壬辰,如阳和,自称总督军务威武大将军总兵官。庚子,输帑银一百万两于宣府。冬十月癸卯,驻跸顺圣川。甲辰,小王子犯阳和,掠应州。丁未,亲督诸军御之,战五日。辛亥,寇引去……”

明史这段记载越琢磨越有滋味:这哪是一个只会淘气作怪的熊孩子?分明是一个老奸巨猾(朱厚照年仅二十七岁)的军事天才运筹帷幄,给鞑靼小王子下了一个套,连明朝大臣都被蒙在了鼓里。所以小王子被吊打五天一点都不冤枉,但是那一仗明明是数十万人对砍,明军砍赢了,而且鞑靼数十年不敢南下牧马,损失应该十分惨重,可是好像史官们对这一仗都选择了无视和遗忘……

朱瞻基朱厚照喜欢玩,也喜欢亲自上阵砍人,打赢对外战争不足为奇,但是后来的明世宗嘉靖皇帝朱厚熜和明神宗万历皇帝朱翊钧,却好像只知道闷在宫廷里玩闹,打仗的事只是定下一句“打,往死里打”,然后就不管了。而这两位皇帝基本不管的结果,那就是全都打赢了。

朱厚熜的喜好大家都知道,那就是炼丹修道;朱翊钧玩乐的项目有些不可详细描述,简单点说就是宫闱之乐 。

这两位喜欢在后宫玩乐的皇帝,打得倭寇一点脾气都没有——倭寇倾国之力进辽东之东,万历皇帝只派了李如松麻贵等几个总兵就把事情摆平了,以至于现在那地方还供着朱翊钧的神像和长生排位。

最后咱们再来说说“木匠皇帝”明熹宗朱由校。

朱由校的贪玩不用多说,他简直就是一个“光头强”:懂得禽言兽语的发明家却偏偏要去当什么“伟大(憋屈)的伐木工”,朱由校能制造机器人却管不了(不想管)身边的人,所以东林党与阉党掐得死去活来,朱由校只是微笑不语。

大家以为朱由校只会干木匠活,那就错了,因为后来郑成功费了很大劲才打败的那种红毛鬼,早就是朱由校手下败将,而且是连败两次——那两次战争发生的时间和地点不让说,所以跟多人都不知道,就以为朱由校只会做木匠活而不懂战争艺术了。

其实朱由校懂不懂军事都不打紧,甚至朱瞻基、朱厚照、朱厚熜、朱翊钧懂不懂军事都不打紧,明朝的一项制度,成了皇帝贪玩也能打赢对外战争的保障——皇帝可以不管正事儿的内阁制度。

我们甚至可以说当时是真正的皇帝、文官(内阁)、宦官三权分立,皇帝贪玩儿不贪权,就是把事情都让死太监去办,天也塌不下来。我们细看明史甚至会得出这样一个结论:大明王朝其实是被崇祯皇帝朱由检忙乎死的——你本来就是一个外行,偏偏要事必躬亲乾纲独断,这岂不是自寻死路?

香港展览工厂

芸苔素的作用

机车取暖器

冷凝器胶球在线清洗装置